创世记里人的寿命为什么那么长

与一些远古传说中的长寿人物不同, 创世记家谱中的长寿是有规律性和系统性的, 是有其神学意义的, 是整本书的重要组成, 其写作上也是有其特色的.

这些记载是由两段家谱整理而成的, 这是从亚当到亚伯拉罕的家谱. 从亚当到挪亚是十代, 从闪到亚伯拉罕是十代. 与苏美尔王表之类不同, 这里面记载的并不是君王, 而是普通人, 大多数人仅是有个名字而已. 这里面有十来个活了九百岁, 但他们生活的年代却是高度重叠的, 从亚当到挪亚洪水是一千六百年, 到亚伯拉罕出生也不过是两千年, 从亚当至今是六千年.

有不少朋友的回答无非是在说圣经的这些记载不可信, 要么说圣经是抄袭的, 要么说别的传说还有上万年的. 其思路无非是: 别的传说中的长寿都 “看起来” 是不可信的, 所以圣经也不可信. 此类论证实在是走了弯路. 既然他们认定圣经中的创世的上帝是假的, 人类始祖亚当无疑也是假的, 这个家谱自然更是假的, 这还用的着说吗?

不信上帝的会信这些家谱吗? 而另一方面, 如果上帝是真的, 从别的传说是否可信又如何能推断出圣经不可信呢?

其实圣经是否可信与本问题似乎并没有直接关系, 因为我们这里关心的是圣经的内在逻辑, 而不是其是否可信. 在基督教的前提下, 我们仍然需要回答一个问题: 为什么这些人寿命那么长?

圣经本身是否可信并不是建立在这些家谱上面的, 而是整体性的. 家谱并不是独立的, 而是整个故事的一部分. 这与那些孤立的远古传说是不同的.

从圣经神学的角度来说, 从亚当到挪亚, 人类经历了三重 “死亡”:

  • 伊甸园, 亚当吃禁果, 人与上帝, 伦理学死亡, 父
  • 伊甸地, 该隐杀亚伯, 人与人, 社会学死亡, 子
  • 全地, 神的儿子娶人的女儿, 人与世界, 生理学死亡, 灵

亚当违背诫命本就是该死的, 但上帝施行了一定的救赎行动, 亚当并没有死, 但人类与上帝的关系却被破坏了, 不能再待在上帝的园子/圣所里, 远离了生命之树. 亚当在祭司的职分上堕落了. 人类失去了永恒的生命.

该隐杀亚伯导致人类社会产生分裂, 序被破坏, 暴力走上历史舞台. 人类远离了社会的平安. 该隐在君王的职分上堕落了. 人类会因同类谋杀而死.

神的儿子娶人的女儿, 是赛特的后裔向该隐的妥协与联合, 是赛特在先知的职分上的堕落. 这导致的是圣灵的离开, 并限定了人类120年的寿命. 从此人类变得短寿. (从亚当的受造来说, 圣灵是特别与人的气息相关的)

从家谱来看, 人类前5代寿命是有轻微的递减趋势的, 之后5代则是逆流而上, 大有突破千年的气势, 这同时也是人类变得更加悖逆的时期. 这或许是上帝进一步减少人类寿命的原因之一.

同时要知道家谱只记载了很少的人, 并不能完全代表所有人的寿命. 我们有理由相信挪亚洪水之前人们的寿命就已经开始减少了, 可能不少人一两百岁就死了. 这本身就构成了对当时人类的警告. 以诺的传道以及挪亚预备方舟的行动与这个背景是能相互印证的.

这三重死亡对应着世俗版本的1饥荒, 2战争, 3瘟疫. 到了后面, 耶利米时期也好, 使徒时期也好, 都会提到 “末世” 是伴随着此类灾难的, 这与挪亚洪水之前的情形是可以类比的. (参 在牧之滨:末世.上帝的节期) 这个模式可以帮助我们理解 创6.

现在我们习惯了百岁之内的寿命, 这是一个心理预期的问题. 从圣经而言, 百岁也不过是人生的 “幼年”, 只不过未老先衰罢了. 我们的人生是如此的匆匆, 稍不注意, 已经是日暮之时. 而这本身, 正是在提醒着我们亚当以来的堕落, 诉说着我们的光景.

有朋友可能会说, 八十年已经够厌倦的了, 我才不想活一千年. 其实我们的厌倦并不是因为人生太长, 而是因为我们 1, 没有远大的理想与使命, 2, 在社会中的苦闷, 3, 身体的衰老. 这三者正对应着三重的死亡. 身体其实并不是决定性的, 有身体倍棒的人选择了轻生, 有与疾病抗争的人却仍然觉得自己还没有活够, 不是吗?


有朋友会认为 创6:3 的 120 年指的是距离洪水到来的期限. 但这段的上文讲的都是人的 “days/日子”, 都是在讲寿命, 这里的 “his days” 不大可能突然转变含义.

其次, 这种 “末世” 都是突然临到的, 怎么会先约好时间? 还要注意这是上帝自言自语的, 在创世记中, 这种自言都是说完就马上实施的.

而且从符号学的角度来说, 40 才是合适的数字, 12 是与人有关的数字.

最重要的是, 寿命的如此巨大的连续变化是出现在两段家谱之中的, 这显然是圣经有意为之, 既然如此, 发生这种变化的原因是需要有个交代的. 如果 120 年是指距离洪水日期, 这信息其实没有太大价值.

有朋友认为寿命缩短是洪水后环境变化造成的. 这可能缺乏必要依据. 从神学上说, 挪亚洪水自身并没有理由缩短人类寿命. 挪亚前后寿命的变化可以是多种因素引起的, 当然可以包括各种环境的变化(不一定仅是洪水), 但这些并不是根本原因, 最多不过是上帝意志的实现途径.

我们也并没有充分理由断定这种缩短是出现在洪水之后的. 比如挪亚的父亲拉麦比上一代就短寿两百年, 死于洪水前5年.


知友们从世俗角度给出了一些解释, 很遗憾这些都是经不起推敲的.

  • 吹牛说. 圣经并没有认为那些活的久的人物很厉害, 牛从哪里来的? 他们于其时代而言大多是普通人, 从寿命上说也并不具有特殊性, 怎么就成了神化自己的祖先了?
  • 家谱残缺说. 所谓的 “漫长时间” 是谁的硬性规定? 而且这些长寿与填补历史空缺之间有关系吗? 从亚当到挪亚出生不过1100年, 为什么需要9个900岁的人来填充啊?
  • 历法说. 既然是历法问题, 那倒底是什么样的历法? 换算一下不就好了. 注意这里不但有寿命, 还有生孩子时的年龄(总不能5岁生娃吧?), 而且是二十代人的变化. 其实圣经中挪亚600岁的二月十七到601岁正月初一之间有明确提到的就有150+40+14 = 204天, 还有两个多月没数在内.
  • 部落说. 亚当第九代孙出生后亚当还活了五十多年, 多代在时间上是重叠的. 部落说无法解释这种递进式重叠. 家谱的叙事细节也更不能认同此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