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橄榄山预言

本文关注的是太24,25两章. 这段预言的背景是很清楚的: 在23章, 基督谴责了文士和法利赛人, 声称 “这一切的罪都要归到这世代(this generation)了”, 然后预言了耶路撒冷的被毁. 主耶稣离开了圣殿, 宣告了圣殿要被拆毁.

主耶稣在这里并没有什么新奇的话, 而是借用了先知书中的语言. 尤其是耶利米书和以西结书, 都在论述之前耶路撒冷及圣殿的毁灭, 这与主耶稣此处要处理的问题是类似的. 耶利米等讲的是所处时代的南国的灭亡, 是大卫之约的审判, 主耶稣讲的是犹太-罗马, 是回归之约的审判. 这两者间隔了五百年, 但遵循同样的模式.

[太 24:3]耶稣在橄榄山上坐着,门徒暗暗的来说:请告诉我们,什么时候有这些事?你降临和世界的末了(end of the age)有什么预兆呢?

门徒所问的无非是主耶稣上述的预言, 主耶稣回答的也正是此问题.

以西结书中上帝的荣耀离开圣殿, 停在城东的山上, 也即橄榄山. 同样的, 主耶稣最后一次离开了圣殿, 来到橄榄山. 主耶稣也同以西结一样宣告了对耶路撒冷的审判. 橄榄山在这里代表了与锡安山相对应的新的圣殿所在, 主耶稣在此坐着宣告的审判是来自新圣殿的王者的审判. 还有 “这世代” , “时代的末了”, 这种种迹象都一致的指向30-70AD这四十年间的耶路撒冷以至整个罗马帝国. 圣殿的被毁(70AD)是其标志性事件.

以西结宣告的是大卫之约的 “末了”, 并宣告了继承者回归之约. 前约受到审判, 后约随之到来, 这是一个死而复活的过程. 所以 “大灾难” 是必然的, 新约也是类似的, 太24:8将其称为 “生产之痛”, 这是死而复活的另一种表述.

产痛是新约的开始, 而不是新约的结束. 没人会费半天劲生个孩子然后马上掐死, 除非他根本不想要这个孩子. 太24,25讲的同样是前约/旧约的末了, 而不是新约的末了.

这些 “末了” 被称为耶和华的日子, 那日, 日子, 结局, 主的日子, 耶和华的大日之类.

14:4-14

首先讲到的是假先知/基督和战争, 饥荒之类的灾难, 这在耶利米书与以西结书中是反复出现的:

[耶 14:10]耶和华对这百姓如此说:这百姓喜爱妄行〔原文是飘流〕,不禁止脚步,所以耶和华不悦纳他们。现今要纪念他们的罪孽,追讨他们的罪恶。
[耶 14:11]耶和华又对我说:不要为这百姓祈祷求好处。
[耶 14:12]他们禁食的时候,我不听他们的呼求;他们献燔祭和素祭,我也不悦纳;我却要用刀剑、饥荒、瘟疫灭绝他们。
[耶 14:13]我就说:唉!主耶和华啊,那些先知常对他们说:你们必不看见刀剑,也不遭遇饥荒;耶和华要在这地方赐你们长久的平安。
[耶 14:14]耶和华对我说:那些先知托我的名说假预言,我并没有打发他们,没有吩咐他们,也没有对他们说话;他们向你们预言的,乃是虚假的异象和占卜,并虚无的事,以及本心的诡诈。
[耶 14:15]所以耶和华如此说:论到托我名说预言的那些先知,我并没有打发他们;他们还说这地不能有刀剑饥荒,其实那些先知必被刀剑饥荒灭绝。
[耶 14:16]听他们说预言的百姓必因饥荒刀剑抛在耶路撒冷的街道上,无人葬埋。他们连妻子带儿女,都是如此。我必将他们的恶倒在他们身上〔或译:我必使他们罪恶的报应临到他们身上〕。

假先知用虚假的平安来迷惑人, 但上帝所命定的灾难却必然临到, 不再顾惜.

[太 24:14]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

这里的 “天下/oikoumene” 原意是居住的所在, 指的是同一治权下的居所. 如:

[路 2:1]当那些日子,该撒亚古士督有旨意下来,叫天下人民都报名上册。

路加的 “天下” 显然是指罗马帝国, 太24:14也是一样吗? 从上下文来看这是合理的, 回归之约本来就是从以色列王国拓展到帝国阶段的, 其终结也必然是关乎整个帝国的.

[西 1:6]这福音传到你们那里,也传到普天之下(in the whole world),并且结果,增长,如同在你们中间,自从你们听见福音,真知道神恩惠的日子一样。
[西 1:23]只要你们在所信的道上恒心,根基稳固,坚定不移,不至被引动失去〔原文是离开〕福音的盼望。这福音就是你们所听过的,也是传与普天下万人听的〔which has been proclaimed in all creation under heaven〕,我保罗也作了这福音的执事。

歌罗西书这两节中的 “天下” 用的并不是 oikoumene , 而是更宽广的概念. 保罗既然说当时已经是传到普天之下了, 结合历史反推, 保罗在这里指的基本上也是罗马帝国. 若按照保罗的标准, 福音当时就已经传遍天下了, 那么 “末期” 也就不远了. 保罗也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歌罗西书写于保罗事工的晚期, 离70AD也确实没几年了.

以西结, 耶利米 是对犹大-以色列的见证, 宣告审判即将临到. 类似的, 施洗约翰, 基督是对犹太的见证: 神的国近了, 你们应当悔改, 好逃避即将临到的愤怒. 福音书的大部分篇幅都与犹太之罪有关, 这是基督此行的使命. 主耶稣派使徒出去都是两个一组的, 保罗也是如此, 这是律法的双见证人模式, 他们宣告的是赐福与咒诅.

在上帝审判所多玛之前, 派了两个天使去查看. 他们对这两位天使的回应反映了他们的状况, 决定了他们的命运. 天使毁灭了所多玛, 却领出了罗得一家. 这是出埃及模式. 新约同样是出埃及, 犹太-罗马成为了所多玛和埃及, 他们对主耶稣及教会的回应反映了他们的状况, 决定了他们的命运. 犹太将像所多玛一样被焚毁, 而圣徒则会得救. 这是时代的洗礼.

15-28

15-28讲的是但以理书中 “行毁坏可憎的” 站在圣地的后果, 这与3-14是相呼应的, 讲的仍然是圣殿毁坏之前的事情. 准确的说, 这些事情导致圣殿被毁. 这也正是但以理所关注的.
http://www.biblicalhorizons.com/biblical-horizons/no-25-the-abomination-of-desolation-part-1-an-overview/

[耶 12:12]灭命的都来到旷野中一切净光的高处;耶和华的刀从地这边直到地那边尽行杀灭。凡有血气的都不得平安。

人子的到来同样也是从地的这边直到那边的.

29-35

[太 24:29]那些日子的灾难一过去(Immediately after the tribulation of those days),日头就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坠落,天势都要震动。
[太 24:30]那时,人子的兆头要显在天上,地上的万族都要哀哭。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
[太 24:31]他要差遣使者,用号筒的大声,将他的选民,从四方〔方:原文是风〕,从天这边到天那边,都招聚了来。
[太 24:32]你们可以从无花果树学个比方:当树枝发嫩长叶的时候,你们就知道夏天近了。
[太 24:33]这样,你们看见这一切的事,也该知道人子近了,正在门口了。
[太 24:34]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世代(this generation)还没有过去,这些事都要成就。
[太 24:35]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

这是紧接着发生的事情, 是 “这世代” 结束之前要成就的事. 主耶稣反复强调这些要降临在这个世代, 也即这一代人.

“人子的兆头要显在天上” 是翻译错误, 应该是: “要显现出人子在天上的兆头”, 也即要显现出兆头来, 而这兆头是关乎基督在天上掌权的. 基督不但有地上的权柄, 也有天上的权柄, 所以其掌权不但是地上的, 也是天上的. 这段讲的是基督坐在上帝的右边施行审判的情景.

日头月亮常用于描述上帝对某国施行审判:

[赛 13:9]耶和华的日子临到,必有残忍、忿恨、烈怒,使这地荒凉,从其中除灭罪人。
[赛 13:10]天上的众星群宿都不发光,日头一出就变黑暗;月亮也不放光。
[赛 13:11]我必因邪恶刑罚世界,因罪孽刑罚恶人,使骄傲人的狂妄止息,制伏强暴人的狂傲。

这是以赛亚在预言巴比伦的灭亡. 这是耶和华的日子临近之时, 也即施行审判之时.

[结 32:2]人子啊,你要为埃及王法老作哀歌,…
[结 32:4]我必将你丢在地上,抛在田野,使空中的飞鸟都落在你身上,使遍地的野兽吃你得饱。
[结 32:5]我必将你的肉丢在山间,用你高大的尸首填满山谷。
[结 32:6]我又必用你的血浇灌你所游泳之地,漫过山顶;河道都必充满。
[结 32:7]我将你扑灭的时候,要把天遮蔽,使众星昏暗,以密云遮掩太阳,月亮也不放光。
[结 32:8]我必使天上的亮光都在你以上变为昏暗,使你的地上黑暗。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这讲的是上帝审判埃及的情形. 飞鸟是战争相关的.

国度的更替往往是以此类天象来描述的, 从创1开始, 天体与统治者之间就是有联系的. 这是有神学必然性的. 在马太福音中, 列国的旧星宿落下, 教会的新星取而代之.

36-44

这段用挪亚洪水来比喻这末世审判, 这讲的仍然是回归之约的赎罪日, 是对犹太-罗马的审判. 没人知道那时辰是因为当时这些事尚未发生, 对于我们而言, 这些事已经是历史了, 这时辰自然是知道的.

“取去一个, 撇下一个” 在路加福音17:26-37中更加清楚, 讲的是在人自以为平安的时候灾难临到, 这里是战争, 一半被掳去, 正如撒迦利亚所预言的:

[亚 14:1]耶和华的日子临近,你的财物必被抢掠,在你中间分散。
[亚 14:2]因为我必聚集万国与耶路撒冷争战,城必被攻取,房屋被抢夺,妇女被玷污,城中的民一半被掳去;剩下的民仍在城中,不至剪除。
[亚 14:3]那时,耶和华必出去与那些国争战,好象从前争战一样。
[亚 14:4]那日,他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这山必从中间分裂,自东至西成为极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
[亚 14:5]你们要从我山的谷中逃跑,因为山谷必延到亚萨。你们逃跑,必如犹大王乌西雅年间的人逃避大地震一样。耶和华我的 神必降临,有一切圣者同来。

撒迦利亚是被掳回归后的先知, 他与主耶稣讲的是同一件事.

25:31-46

这段是特别与以西结书34有关, 好牧人到来, 在绵羊与山羊之间施行审判.

[结 34:17]我的羊群哪,论到你们,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在羊与羊中间、公绵羊与公山羊中间施行判断。
[结 34:18]你们这些肥壮的羊,在美好的草场吃草还以为小事么?剩下的草,你们竟用蹄践踏了;你们喝清水,剩下的水,你们竟用蹄搅浑了。
[结 34:19]至于我的羊,只得吃你们所践踏的,喝你们所搅浑的。
[结 34:20]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在肥羊和瘦羊中间施行判断。
[结 34:21]因为你们用胁用肩拥挤一切瘦弱的,又用角抵触,以致使他们四散。
[结 34:22]所以,我必拯救我的群羊不再作掠物;我也必在羊和羊中间施行判断。
[结 34:23]我必立一牧人照管他们,牧养他们,就是我的仆人大卫。他必牧养他们,作他们的牧人。

注意, 绵羊与山羊都是上帝的羊群. 基督所说的羊群并不是特指犹太, 而是包括整个罗马帝国, 参但8. 这个审判主要关注的是帝国如何回应上帝的使者(所传的福音).

这同样不是终极审判, 只是因为基督在天上的掌权, 这审判自然带上了永恒的色彩.

小结

橄榄山预言与旧约尤其是先知书的联系很紧密, 本文仅是粗略的过了一遍, 无法涉及太多细节.

坊间对此段的误解是很多的. 圣经是个整体, 各部分之间是有机配合的. 福音书的解读离不开旧约, 遗憾的是我们对先知书的处理往往是武断的, 我们急于得到对基督的预言, 以至于读不懂先知对所处时代的预言, 破坏了圣经的节奏. 在读新约时我们又急于得到最终世界结局的预言.

这好比把爷爷的死读成爸爸的死, 然后把爸爸的死读成儿子的死. 于是儿子刚出生就被说成要死了, 有个头疼脑热就说不行了, 随时准备后事, 结果等了好久还不死, 真是尴尬.

由于诸约之间的相似性, 这种错位变得扑朔迷离. 爷爷的衣服给了爸爸, 爸爸的衣服给了儿子, 虽然勉强也能穿, 但总觉得不合身. 儿子自己的新衣呢? 扔了.

有朋友会说这些又不是核心, 何必认真. 末世论虽然不是系统神学的核心, 但却是新约的基础视角, 这方面搞错了整本新约都会变味的. 而且末世论的应用性是最强的, 关乎教会的定位. 一个人年轻时与年老时会有不同的打算, 不同的风貌. 一个本应青春洋溢的年纪, 却被确诊为心脏病, 随时会死, 这难道不会影响其人生规划吗?

但其实人家根本没病, 正是奋发有为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