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另立新约

希伯来书提到的 “另立新约” 引用的是耶利米书31:

[耶31:7]耶和华如此说:你们当为雅各欢乐歌唱,因万国中为首的欢呼。当传扬颂赞说:耶和华啊,求你拯救你的百姓以色列所剩下的人。
[耶31:8]我必将他们从北方领来,从地极招聚;同着他们来的有瞎子、瘸子、孕妇、产妇;他们必成为大帮回到这里来。

[耶31:12]他们要来到锡安的高处歌唱,又流归耶和华施恩之地,就是有五谷、新酒,和油,并羊羔、牛犊之地。他们的心必象浇灌的园子;他们也不再有一点愁烦。

[耶31:23]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如此说:我使被掳之人归回的时候,他们在犹大地和其中的城邑必再这样说:公义的居所啊,圣山哪,愿耶和华赐福给你。
[耶31:24]犹大和属犹大城邑的人,农夫和放羊的人,要一同住在其中。

[耶31:27]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要把人的种和牲畜的种播种在以色列家和犹大家。
[耶31:28]我先前怎样留意将他们拔出、拆毁、毁坏、倾覆、苦害,也必照样留意将他们建立、栽植。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31:29]当那些日子,人不再说:父亲吃了酸葡萄,儿子的牙酸倒了。
[耶31:30]但各人必因自己的罪死亡;凡吃酸葡萄的,自己的牙必酸倒。
[耶31:31]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
[耶31:32]不象我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地的时候,与他们所立的约。我虽作他们的丈夫,他们却背了我的约。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31:33]耶和华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 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耶31:34]他们各人不再教导自己的邻舍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耶和华,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我要赦免他们的罪孽,不再纪念他们的罪恶。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31:38]耶和华说:日子将到,这城必为耶和华建造,从哈楠业楼直到角门。
[耶31:39]准绳要往外量出,直到迦立山,又转到歌亚。
[耶31:40]抛尸的全谷和倒灰之处,并一切田地,直到汲沦溪,又直到东方马门的拐角,都要归耶和华为圣,不再拔出,不再倾覆,直到永远。

如果认真对待耶利米书31章的经文, 不难发现: 耶利米讲的是以色列从被掳之地回归时的情形, 这个 “另立新约” 指的并不是基督之约, 而是回归之约.

考虑写作背景后这并不难理解. 耶利米所处的是南国犹大的末期, 具体到30-31章, 应该是发生在尼布甲尼撒第一次掳掠耶路撒冷之后, 亡国之前. 耶利米所关心的并不是五百年后的事, 而是当下即将灭亡的南国, 以及已经被掳到巴比伦的以色列人及犹大人. 以色列即将完全被掳, 应许之地即将荒凉, 圣殿将要被拆毁, 用 上帝的节期 的语言来说, 大卫之约已经进入了尾期, 这是他们的末世. 那么将来会如何? 他们的希望在哪里? 这是最迫切的问题.

耶利米与挪亚是类似的, 他们是处于两约交替期, 他们的信息都首先是对前约子民的警告, 同时又宣告了一个新的天地秩序, 一个 “新约”. 这是圣经中很基础的模式.

当初上帝降临于西奈山, 与以色列立约, 赐下约版. 摩西下山, 发现以色列在拜金牛犊, 于是摔碎约版. 之后上帝与以色列重新立约, 再次赐下约版, 这约版之后放入约柜之中. 这可以说是一次最简单的 “另一新约”.

这 “两约” 之间发生了什么? 三千人被利未人所杀, 此外还有瘟疫, 上帝几乎弃绝了以色列, 要他们离开西奈山. 此后以色列的长子被利未人替代. 这个新约中摩西的地位显著提高了, 与之前不同, 上帝是与摩西一起站在山上宣告立约的, 之后摩西脸面发光.

出埃及的这没受割礼的一代人却都倒毙在旷野. 四十年后, 摩西与新的一代重申圣约, 这些构成了申命记. 摩西不再是一个 “耶和华如此说” 的传话者, 而是成长为了一个诠释者, 重新解释了西奈之约. 细读申命记, 与之前的相关经文对照, 会发现细微之处是有不同的, 甚至连十诫都有差别. 申命记是赐给属灵一代的约, 这一代将受割礼并得着应许之地. 西奈事件可以看为是这整个四十年旅程的缩影.

把时间的标尺再调大一级, 看到的将是从摩西之约-大卫之约到回归之约的变化. 回归之约涵盖的大概是耶利米, 以西结, 但以理, 以斯拉, 以斯帖, 尼希米等一直到新约时期, 约五百年. 这一时期有什么变化呢?

1, 南北两国灭亡.
2, 犹大人与以色列人融合, 成为犹太人.
3, 犹太人不再是独立的王国, 而是以民族的身份融入巴比伦, 波斯, 希腊, 罗马帝国.
这是一个典型的死而复活.

另一个显著变化是所罗门圣殿被毁, 这标志着前约的结束.

所罗门的是按照上帝对大卫的启示建的, 其规格圣经有详细记载, 与摩西的会幕类似, 这些都必须按照启示的样子建造, 不能有偏差. 在以斯拉书中圣殿被重建, 但这个新圣殿什么样呢? 圣经没有记载. 之后这殿被多次修整, 最终被希律重建. 从历史资料可知希律的圣殿并不同于所罗门的, 但在新约中却从未有人对这圣殿的样式提出质疑.

而另一方面, 以西结详细记载了异像中的圣殿. 圣经共用九章来描写这圣殿及其配套制度, 可以说比所罗门的圣殿还要详细. 这才是回归之约的真正的圣殿, 是属灵的, 以属灵的方式被建造. 以西结的圣殿异像同时包括周围的归上帝的地和归王的地, 城市, 以至十二支派的分地情况. 这些是一个整体. 这是一个在物理上无法实现的圣殿. 地上的圣殿不过是这圣殿的一个符号, 也因此, 其样式变得不重要了. 上帝的荣耀并没有进入地上的圣殿, 而是进入了以西结的圣殿.

以西结的圣殿体系中 “城市” 的地位被提高了, 详细记载了其十二城门的名字. 在前文引用的耶利米书31章结尾也有类似经文. 与此对应, 尼希米也详细记载了耶路撒冷城墙的重建情况. 耶路撒冷城成为了 “圣城”, 与圣殿的关系更为紧密了, 这与所罗门时期是不同的. 可以说这一时期 圣殿和耶路撒冷城 共同组成了 以西结圣殿 在地上的表达.

以西结的另一个特点是 “地” 不再是以色列独占的了, 凡是寄居其中的都一样有权力分地(47:22).

总之, 各方面都向着更加 “属灵” 的方向发展.

以斯拉-尼希米之后以色列的确经历了地理上的回归, 但背后更重要的却是以色列与上帝的关系经历了一次死而复活, 是一次属灵的回归. 枯骨重新长出肌肉, 成为上帝的大军. 摩西的石版早已不知去向, 取而代之的是属灵的心版. 正如耶利米所预言的.

新约则是更新的新约. 耶利米的新约仍然是摩西框架下的, 是基于以色列的, 外邦的约中地位有所提升, 但仍然存在严格的分别. 这些在新约中获得了进一步的发展 这大家很熟悉了.

本文仍然着眼于 “末世” 问题. 从这 “另立新约” 的视角来看, 每一个 “新约” 的开始都意味着前约的结束, 是一个死而复活的过程. 耶利米之约是犹大与以法莲的合一, 基督之约是以色列与外邦的合一. 耶利米之约对应的是摩西圣殿的拆毁和以西结圣殿的赐下, 是从实体到属灵的转化, 基督之约则是希律圣殿的拆毁和新圣城耶路撒冷的降下, 是从地上到天上的转化.

由此看来, 启示录中的新圣城并不是将来的事, 而是新约之初的事. 圣所是一个约的标志性建筑, 集中体现了该约的特质. 起初的伊甸园, 摩西的会幕, 大卫的圣殿, 这些无一不是出现于该约的初期. 也正因如此, 圣所的拆毁是标志性事件. 这些时间节点能帮助我们把握圣经的时间维度.

回到希伯来书, 作者引用耶利米的 “另立新约” 的预言是用之前的历史事件来解释当前发生的事, 其依据是诸约更替中的一致性. 因约民的悖逆, 前约被废弃, 新约赐下, 这过程中约民会经历审判, 此一时期即为其 “末世” / “末后的日子”.

当然, 这些 “末世” 也都从不同角度勾勒出了历史末了的情形, 也即我们通常所说的末世, 但这些并不能混为一谈. 前者的逝去伴随着后者的新生, 我们并不是那逝去的, 而是那新生的. 虽然我们也终会有逝去的一天, 但今天却仍是在成长身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