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福音.再读迦拿宴席

约翰福音开篇有一个七日结构, 这不少人都知道. 通常认为施洗约翰是第一日, 1:29的 “次日” 是第二日, 35, 43 的次日是第三, 四日. 2:1的 “第三日”, (也即迦拿宴席)是第七日.

这个分法的优点是按照明确的记号来, 但问题是这七日与创世七日间很难对应起来. 比如迦拿宴席是第七日, 但第七日是安息日, 这并不是一个举行婚礼的日子. 即便住棚节也只是在上帝面前吃喝快乐, 而不是在自己家吃喝. 还有这个 “第三日” 与前四日间隔两日, 显得有点奇怪.

Jordan 的 “AN INTRODUCTION TO THE SEVEN-FOLD COVENANT MODEL” 中提到另一种七日分法: (Leithart 也提到过此分法: https://www.patheos.com/blogs/leithart/2008/12/days-of-john/)

  1. 1:1-13
  2. 14-28
  3. 29-34
  4. 35-39
  5. 40-42
  6. 43-51

  7. 2:1-12

本文考虑到1:1-18自身的对称性, 在此基础上对前两日略有调整:

  1. 1:1-18 生命之光道成肉身
  2. 19-28 施洗约翰用水施洗, 伯大尼
  3. 29-34 圣灵降在主耶稣身上
  4. 35-39 约翰的两个门徒跟从主耶稣
  5. 40-42 西门-矶法
  6. 43-51 腓力与拿但业, 伯赛大

  7. 2:1-12 迦拿宴席

第一日是光, 第二日是水, 不需多说.
第三日主耶稣成为新的陆地, 初熟的果子, 这使我们想起挪亚放鸽子的情景.
第四日, 苍穹之光. 小光让位给大光, 然后星星跟着大光走了.

第五日似乎不够明朗. 或许这与彼得的名字有关, 教会建立在这磐石之上, 他将做更大的事. 改名字意味着一种转变.

四五似乎是连在一起的, 常被认为是同一日. 但39节提到当天已经很晚了, 他们那天与主耶稣同住. 41节说安得烈 “先” 找到彼得, 这个 “先” 可以理解为一大早. 但Leithart说这个先是相对于另一个门徒而言的, 那么这里就暗含着另一个门徒也找了自己的弟兄, 这对弟兄被认为是约翰-雅各. 这样后三日每天收两个门徒, 共六个, 十二的一半, 而之后装酒的石缸也是六个. 孰优孰劣留给读者吧.

第六日, 拿但业-真以色列人, 这个称呼完全可以用在教会. 但可能更重要的是 “人子” 这一称呼首次出现. 人子, 亚当之子的意思, 新的亚当.
第二日的伯大尼是无花果树之家的意思, 第六日又出现了无花果树. 第二日是施洗约翰与基督的对比, 也即水的洗礼与火的洗礼; 第六日是以色列的王与人子的对比. 都是之后有个更大的事.
这是对称结构.

前三日是框架, forming, 以主耶稣为基础奠定天地结构. 后三日是呼召, 用门徒填充框架, filling. 这与创世七日的结构是一致的.

第七日主耶稣安息了. 后面的第三日是从第六日算起的, 所以是第八日. 这与主耶稣的第三日复活的算法是一样的. 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是主日. 这个定位给我们带来新的视角.

迦拿宴席与五旬节 中提到这段与使徒行传五旬节圣灵降临的相关性. 旧约之酒已尽, 圣灵是更好的新酒, 在末后降临, 浇灌有血气的. 圣灵来自于基督的死而复活,

“我的时候” 似乎并不单是指十字架的受难, 而是把死与复活都包括进来的. 这宴席可能主要是与复活相关的, 是一个喜宴. 当然没有死就没有复活, 没有基督死也就没有新酒, 这两者是无法分开的. 主日宴席是记念主的死, 但又不是悲哀的, 而是从复活得胜后的立场来记念的. 圣餐并非是记念主所受的苦难, 而是记念主在十字架上所完成的救赎, 记念主的得胜与得荣耀.

可以说, 圣餐不仅记念主的死, 更是记念主的复活. 圣餐并不是葬礼上的宴席, 而是婚礼上的宴席. 正如同经过产痛终剩下婴孩, 痛苦被喜乐所取代了.

主的死是积极的死. 犹如当初亚当沉睡而有夏娃, 因基督的死而有教会. 基督与教会合而为一, 呼召大家参加这天国婚礼的宴席.

[约20:19]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门徒所在的地方,因怕犹太人,门都关了。耶稣来,站在当中,对他们说:愿你们平安!
[约20:20]说了这话,就把手和肋旁指给他们看。门徒看见主,就喜乐了。

主让门徒看手上和肋旁的伤痕不是为强调自己所受的苦, 而不是为表明自己真的复活了, 为的是让门徒一同欢喜快乐.

还有一点需要关注的:

[约2:11]这是耶稣所行的头一件神迹,是在加利利的迦拿行的,显出他的荣耀来;他的门徒就信他了。

如果说这头一件神迹是从第八日开始的, 指向的是基督复活后的事, 而主耶稣也明确说过他的时候还没有到, 这样约翰福音之后所有的神迹似乎都可以看为是主耶稣复活之后的事的某种提前的预表. 若这个猜想成立, 约翰虽然主要记载的是主复活之前的事情, 但却是从复活之后的视角来记载的, 指向的也是之后的教会历史. 这或许是阅读约翰福音时需要考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