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吃.分蹄与倒嚼

本文具体看利未记11章的相关记载.

[利11:1]耶和华对摩西、亚伦说:
[利11:2]你们晓谕以色列人说,在地上一切走兽中可吃的乃是这些:
[利11:3]凡蹄分两瓣、倒嚼的走兽,你们都可以吃。
[利11:4]但那倒嚼或分蹄之中不可吃的乃是:骆驼―因为倒嚼不分蹄,就与你们不洁净;
[利11:5]沙番―因为倒嚼不分蹄,就与你们不洁净;
[利11:6]兔子―因为倒嚼不分蹄,就与你们不洁净;
[利11:7]猪―因为蹄分两瓣,却不倒嚼,就与你们不洁净。
[利11:8]这些兽的肉,你们不可吃;死的,你们不可摸,都与你们不洁净。

地上的走兽, 蹄分两瓣、倒嚼的都可吃, 反之不可吃. 这是上帝随意规定的吗? 是出于生物学知识吗? 通过前几篇文章的分析, 本章是有深厚的圣经背景的, 并不简单.

另一方面, 坊间对分蹄倒嚼之类也是有着各式各样的解读, 其中不少是可以称为灵意解经的. 圣经神学与灵意解经是很像的, 经常有不懂圣经神学的朋友说我们的解经太灵意, 这两者的区别还真是不好说清楚. 从形式上说, 圣经神学的typology属于灵意/寓意. 所不同的是, typology并不是基于发散的想象, 而是有一个基于圣经的系统框架, 被认为是圣经固有的语言, 其内容与形式都是有规可循的, 是可以论证的. 它并不会脱离经文本身, 而是详细的阐述经文. 灵意解经基本上只与个人的好恶及想象力有关, 他或许讲出了一些很不错的道理, 但这些与该经文并无关系.

其实 “灵意/寓意” 是很常见的, 并非圣经所独有的. 比如小伙子送你一束花, 你应该不会把这理解为一个经济行为, 或者从植物学的角度来看. 这花会因品种, 数量, 场合等而具有各种特殊含义, 这个意义是远超越花束本身的价值的, 可以说这花仅是承载这含义的一个器皿罢了. 比如是玫瑰花, 那么基本是爱情的表达, 这很可能是正确的灵意解读, 这个解读是从文化中得来的.

有人说这玫瑰是红色的, 代表血液, 而刺代表武力, 这花的意思是说不经过武力与流血就没有胜利. 或者说送花是讽刺你是个花瓶, 或是没有根, 不结果实, 早晚枯萎的意思. 这些道理或许也有对的, 但你这样解读会没朋友的. 我们所讨厌的灵意解经就是这么干的. 其实即便他不灵意, 他也能把一节经文扯到任何的脑回路里去, 人家练的就是这个功.

灵意解经本身并不是错, 错的是错误的灵意解经. 错误的解经会混乱圣经, 其解决之道并不是停止解经, 而是正确的解经.

回到本章, 如果说只有字面意思, 那此章基本是个废墟. 任意的联想自然更不是尊重圣经. 我们需要在一个大的框架内来看待这段. James Jordan 是用一整本书来谈这个的, 我们在这里只涉及很小一部分. 在前面提到这里有创世记一章的背景, 提到食物的神学基础. Jordan 重点论述了创3上帝的审判与本章的关系, 认为这些不可吃的物与该审判是相关的. “不洁净” 彰显的是上帝对亚当原罪的审判.

“蹄分两瓣” 原文是有分开的蹄子, 有蹄子. 这里强调了两点: 1是有蹄子, 2是有分开的蹄子. 为什么要有蹄子呢? 这是与鞋子相关的. 创3之后, 大地承担了上帝的咒诅, 或者准确的说成为了上帝对人的咒诅(管道). 人要努力脱离上帝的咒诅, 所以不能接触地. 上帝要摩西把鞋子脱下来, 因为那地是圣的, 不再是咒诅. 同理, 祭司入圣所也是不穿鞋子的. 而在地上行走则是要穿鞋子.

上帝对蛇的咒诅是用肚子行走, 终身吃土. 这意味着蛇在咒诅之下, 而有蛇的样式的也就是与蛇联合了. 所以爬物全都是不可吃的, 它们类似于蛇在地上爬行. 其中有翅跳跃的是可吃的, 因为它们离开了地.

地本身并非不洁净的, 而是因为人是罪人, 而地追讨人的罪, 所以罪人不可接触地, 因为地对罪人而言是不洁净的. 主耶稣的死移除了咒诅, 所以也就不再有不洁净一说了. 这是世界从咒诅到赐福的转变.

我们说过食物与动物代表的是人, 所以可以吃/可以联合的动物是要穿着鞋子的, 也即逃离上帝咒诅的. 蹄子即是他们的鞋子, 而分开的蹄子可以使他们有佳美的脚踪, 使他们稳行高处. (Jordan则认为分开的蹄子有判断的意思, 也即分别善恶, 洁净与不洁净)

另一方面, 逃离上帝咒诅, 住在上帝赐福下的也必然要逃离诸恶, 所以这里也可以说有与世界的罪恶相分别的意思. 这是教义与智慧两个层面, 或许也是从信心到行为的过程.

倒嚼一般认为是与神的话语相关的, “你的言语在我上膛何等甘美,在我口中比蜜更甜”.

这律法书不可离开你的口,总要昼夜思想,好使你谨守遵行这书上所写的一切话. [书1:8]

所以倒嚼可以理解为是思想上帝的律法. 喜爱上帝之道, 谨守遵行, 这可以说是一个义人的写照.

  • 骆驼虽然倒嚼, 但是他只能走平地, 走不了上行之路, 所以不洁净.
  • 沙番(岩蹄兔)也算 “倒嚼”, 但他是把食物放到颊囊里, 看似嘴里在倒嚼, 却是伪装的. 有各种知识, 却没有好行为.
  • 兔子的倒嚼方式是吃自己的粪便, 这诚然也属于倒嚼, 却是吃自己所拉的. 离弃神的诫命,拘守人的遗传.
  • 猪是家畜. 看似有热心, 却不是按着真道来的.

注意只有地上的走兽才有倒嚼的要求, 根据之前的分析, 这主要是指以色列境内以及周边国家. 鱼与爬物并不需要倒嚼, 因为他们并没有上帝的律法.

鱼只有两条要求: 有翅有鳞.

鳞与走兽的蹄子类似, 是鱼的铠甲, 使鱼可以与周围的环境相抗争. 翅使其能更有力的行动, 类似于走兽的分蹄. 鱼是不在律法之下的.

爬物基本都不可吃. 他们是用肚子在地上爬行的, 是与蛇联合的. 正如蛇闯入园子, 他们是不遵守界限的, 常爬到人家里去, 是圣所的闯入者, 是女人的敌人. 只有跳跃的, 用翅飞行的爬物才可吃, 因为他们一定程度上脱离了地.

最后还剩下雀鸟没说, 这个有些困难. 首先是圣经并没有给出普遍的规则, 而仅列举了哪些不可吃. 其次, 好多希伯来文我们并不知道是指啥鸟, 基本靠猜, 所以不同译本出入也很大.

我们可以确定的是: 这与他们吃什么食物无关, 也与性格无关, 并非猛禽就是不好的. 我们在 “错误解释” 一文中提过. 可吃的鱼类中并不缺乏凶猛残暴的, 蝗虫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也不要忘了以色列自己就不是吃素的. 圣经并不是从这个角度来说的.

从对其它活物的分析来看, 这段很可能与雀鸟的脚的落脚点或者他们的窝有关. 圣经中首次具体涉及到雀鸟是在挪亚出方舟的时候放出鸽子与乌鸦, 他们翱翔在大水之上寻找落脚点. 乌鸦可以落在死尸之上, 而鸽子必须寻找洁净之所落足.

“蝙蝠” 一文说过, 雀鸟对应的是属灵的存在. 圣灵及天使肯定只落足于圣洁的所在, 而污鬼则落足在魔鬼的巢穴, 落足在死尸之上.

这里重点看最后两种鸟:

戴鵀, 现在称为戴胜. 据说是以色列的国鸟, 但在我国也很常见. 此鸟长的道貌岸然, 但浑身发臭, 因为他拉屎在自己窝里面, 还故意涂在羽毛上. 他懒得造窝, 就霸占啄木鸟的窝, 在里面拉屎. 啄木鸟无法忍受, 只能拱手.

蝙蝠, 在中国其实算祥瑞一类的. 蝙蝠常常选岩洞群居, 人要进去要穿好雨靴, 雨衣, 防毒面罩. 因为到处都是排泄物.

圣经强调上帝是圣洁的, 所以以色列要保持圣洁, 否则上帝就不会住在他们中间. 戴胜与蝙蝠则有相反的品质, 是污秽之灵.

小结:

这四篇文章分析了利11与创世记前三章的关系, 认为利11的分类法来自于创1, 可吃与不可吃界定了以色列, 寄居者, 邻国, 外邦之间的关系, 其根源是与创3亚当的堕落及上帝的审判相关的. 从总的原则来说, 这些不可吃代表着上帝对起初亚当之罪的审判, 上帝要求人们逃离咒诅, 住在恩典之中.

雀鸟一段, 与创3的联系似乎并不直接, 更可能来自创6:3及之后挪亚的故事. 圣经关于这段的启示与别的不同, 或许这是原因之一吧. 但无疑他们是具有一致性的.

此段多次有 “你们是可吃的”, “于你们是可憎的”, 等类似表达, 这是为强调这些可吃不可吃是针对以色列人而言的, 其目的是为将以色列分别出来, 这并不是对所有人的要求.

此段的后半部分是处理各种死尸问题的, 这和前半部分是个整体, 但本文不再展开了. 这些又是与之后的产妇洁净条例, 皮肤病, 房子衣物发霉条例等是一个整体的. 颁布这些条例的起因是亚伦的儿子献凡火而死. 以色列更靠近上帝的帐幕, 所以要更加洁净, 否则就会因自己的污秽而死. 这些条例是为防止以色列玷污上帝的帐幕.

[利10:8]耶和华晓谕亚伦说:
[利10:9]你和你儿子进会幕的时候,清酒、浓酒都不可喝,免得你们死亡;这要作你们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
[利10:10]使你们可以将圣的、俗的,洁净的、不洁净的,分别出来;
[利10:11]又使你们可以将耶和华藉摩西晓谕以色列人的一切律例教训他们。

上帝所关心的玷污并不是物理上的, 而是属灵上的, 是以色列对上帝属灵的纯洁. 同样的, 以色列与外邦的关系也不是血缘性的. 外邦也有可以联合的鱼, 以色列也有不可共轭的驴子.

因着基督的救恩, 来自亚当的诅咒已经没有了, 这些符号所象征的意义已经成为了历史, 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从中汲取智慧, 避免胡乱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