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本族父家

上帝为什么要亚伯拉罕离开本地本族父家? 这首先是圣经的 “出埃及模式”.

洪水之前, 英武有名之人崛起, 地上充满强暴, 神的儿子娶人的女儿为妻. 挪亚可以说是第一次出埃及.

之后在巴别事件中, 宁录崛起, 人们聚在一处, 要建城和塔, 传扬自己的名. 上帝记念挪亚之约, 及时分散他们, 防止全地走向毁灭. 另一方面, 上帝引领他拉走出巴别.

巴别本是人类的荣耀之地, 是经济, 政治, 宗教之集大成者, 是含与闪的联盟. 然而, 这荣耀却是背离上帝的, 人类试图用自己的经济-政治-宗教来抵挡上帝, 成就人类自己的威名. 相对应的, 上帝引领他拉-亚伯拉罕一族离开了这世俗的力量, 离开巴别的经济-政治-宗教成就, 使上帝之名因亚伯拉罕而为大.

所以说这是一次出埃及.

而到了摩西的出埃及, 首先是摩西要抛弃自己在埃及王族中的力量, 然后是以色列人要抛弃在埃及免费的鱼肉, 西瓜, 韭菜, 肥沃的尼罗河土地, 单单依靠上帝, 成为属神的子民.

出巴别的他拉死在哈兰, 亚伯兰带领家族进入迦南. 出埃及的摩西一代死在旷野, 约书亚带领以色列进入迦南. 这是出埃及的两步模式.

需要强调的是:

  1. 出埃及从来不是个体性行动, 而是群体性的. 是头带领身体出埃及.
  2. 出埃及从来不是针对个人的私事, 不是为了个人的益处, 而是使命性的, 是任务与呼召, 为要成就的是上帝的旨意.

所以这同时也是 “分别为圣” 模式.

上帝要完成一个历史计划的时候往往会选定一些人, 把这些人从人群中分离出来归为自己, 授予他们特殊的权柄与能力, 让他们去完成任务.

在献祭中, 牛羊总是强调要 “从群中/from the herd”, 因为献祭的牛羊本就是分别出来成为祭物的, 可惜的是和合本往往没有翻译出这个意思来.
头生的, 初熟之物, 十分取一之物等, 都是与此相承的.

物代表的是人.
上帝选以色列中头生的归为自己, 他们犯罪后上帝用利未人代替了头生的. 所以利未人在以色列有了特殊的身份与使命, 带刀保卫圣所.
拿细尔人也是这样的一种分别, 完成任务后他们才可以 “还俗”.

上帝呼召亚伯拉罕同样是这样的分别, 赋予他特殊的身份, 要其完成特定的任务. 这个展开来就是以色列的历史, 正是圣经所记的.

医生的职责是为所有人看病, 警察的职责是维护社会秩序, 教师的职责是教导学生. 亚伯拉罕一族的特殊性并非是指向自己的, 而是为全群服务的, 上帝使其成为祭司的国度是为使其成为万民的祭司.
从这个角度来说, 圣经所记载的并非以色列的历史, 而是以色列与地上诸族的互动史, 或者说是以色列的事工史.

[创12:6]亚伯兰经过那地,到了示剑地方、摩利橡树那里。那时迦南人住在那地。
[创12:7]耶和华向亚伯兰显现,说:我要把这地赐给你的后裔。亚伯兰就在那里为向他显现的耶和华筑了一座坛。
[创12:8]从那里他又迁到伯特利东边的山,支搭帐棚;西边是伯特利,东边是艾。他在那里又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求告耶和华的名。
[创12:9]后来亚伯兰又渐渐迁往南地去。

亚伯拉罕在迦南的行走其实是事工性的. 到了新约, 基督离开父家, 成为拿细尔人, 行走于迦南地, 终在十字架上成就了事工. 之后:

[徒13:2]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做我召他们所做的工。
[徒13:3]于是禁食祷告,按手在他们头上,就打发他们去了。
[徒13:4]他们既被圣灵差遣,就下到西流基,从那里坐船往居比路去。
[徒13:5]到了撒拉米,就在犹太人各会堂里传讲神的道,也有约翰作他们的帮手。

这里同样是一次分别为圣, 巴拿巴和扫罗被差派. 之后巴拿巴与扫罗的分开呼应着罗得与亚伯兰的分开.

这次的出埃及同样是两步模式, 基督的死带来新生, 保罗等使福音传遍罗马帝国. 以色列已经完成了其使命, 基督把教会分别出来, 要其去得着应许之地, 使万民得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