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偏爱以色列吗?

地上原来并不分种族, 邦国. 挪亚洪水之后, 人们往东迁移, 要在巴别建一座城和塔, 传扬自己的名. 上帝顾念对挪亚的应许, 于是将人分散到全地, 这是地上诸族的起源. 之后, 上帝着手建立自己的城和塔, 传扬自己的名.

与人类用砖所速建的城和塔不同, 上帝之城的建造是从小到大的, 是从一人到一族, 从一族到诸族的. 拣选亚伯拉罕可以算是这个工程的开头. 这个工程并不是着眼于一个人, 一个民族的, 其蓝图是囊括万族的, 所以上帝对亚伯拉罕的应许会多次提到 “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 雅各在梦中看到那个真正的通天之塔的时候上帝也是这样对他说的.

所以圣经中的以色列从来都不是独立于万族之外而存在的, 相反, 外族与以色列之间的关系构成了旧约的故事框架. 创世记列祖的故事讲的是列祖与周围部族来往的故事, 出埃及记是以色列与埃及人的故事, 约书亚记-士师记是以色列与迦南人的故事, 路得记是与摩押人的故事…

当然, 以色列是故事的主线, 被称为上帝名下的子民, 并享有一定的宗教特权, 但这些都是与以色列在历史中的使命相关的, 并非单是上帝偏爱以色列. 与直觉相反, 这些 “特权” 反而使以色列更容易受到上帝的咒诅. 比如, 在士师记与列王记中, 以色列因为 “拜偶像” 而数次被上帝交于外邦的蹂躏之下, 以亡国告终. 同一时期各邦各国拜偶像的多了去了, 上帝基本上是不管的.

上帝是圣洁的, 是烈火. 上帝拣选以色列使其服事自己, 以色列因此得以靠近上帝, 这当然是其荣耀, 同时也是很重的担子, 面临着上帝更严厉的审判. 上帝的审判是从自己的家开始的.

另一方面, 上帝也并没有偏待外邦人. 他玛, 喇合, 路得, 这些外邦的女子并没有因为不是以色列血缘而受到歧视; 亚述的尼尼微城也仍然被上帝顾念; 尼布甲尼撒, 居鲁士, 古列等帝国的首领也被称为上帝的仆人, 上帝赐予他们权柄, 引领他们打破敌人的城门.

其实即便在旧约里面以色列在周围民族中也是有一定宗教影响力的, 只是这些敬畏上帝的外邦人并不需要加入以色列. 以色列的某些宗教活动是不排除外邦人的, 甚至连建圣殿都离不开外邦人的参与. 从四大先知书开始上帝常不仅被称为以色列的神, 而是被称为 “天地的主”, “万主之主” 等:

2 波斯王古列如此说:耶和华天上的 神已将天下万国赐给我,又嘱咐我在犹大的耶路撒冷为他建造殿宇。 3 在你们中间凡作他子民的,可以上犹大的耶路撒冷,在耶路撒冷重建耶和华以色列 神的殿〔只有他是 神〕。愿 神与这人同在。

重建的第二圣殿不光是来自外邦君王的命令, 也是在外邦的资助下完成的. 这圣殿是属于整个帝国的, 以色列人成为了帝国的祭司.

“犹太人” 这个称呼是南国破灭之后才有的, 是与灭亡的犹大国相关的. 圣经中这种名称的转变意味着新的历史身份和神学身份. 以色列不再是以色列王国, 而是以 “犹太人” 的身份成为帝国的一部分, 而这帝国是上帝的帝国.

之后的五百年里, 犹太人混的还可以, 并不是一直被奴役. 上帝给他们的惩罚是70年, 是给迦南地补偿的70个安息.

总之, 在旧约时期, 外邦整体上并没有受到特别的歧视, 反而是常有优待的. 而上帝也不仅局限于以色列之内, 在外邦也逐渐受到了尊崇.

到了新约时期, 随着使徒的传教, 基督教在罗马帝国内获得广泛传播. 经过几个世纪的磨砺, 基督教成为了罗马的国教. 犹太人这边, 因其不懈的悖逆, 上帝于70AD攻破耶路撒冷, 焚毁圣殿, 大量犹太人被卖为奴. 这是圣经意义上的与犹太人相关的最后记载.

上帝从地上的诸族中呼召了亚伯拉罕, 使其后裔成为一族, 一国, 又把其分散到诸族之中. 亚伯拉罕的祭坛发展成了摩西的会幕, 所罗门的圣殿, 直到启示录的新耶路撒冷. 千年一日, 沧海桑田, 上帝的国度拓展到亚伯拉罕家族之外, 以色列国之外, 帝国之外. 上帝有条不紊的建造自己的城与塔, 在地上铺张自己的帐幕, 他要亲自住在其子民中间. 也正因为如此, 以色列失去了其历史上的独特性, 因为万族都蒙召成为了上帝的子民. 犹太与其他民族不再有区别.